密碼:

王琎:半世紀的化學人生 一輩子的科學追尋


微信圖片_20201022112947.jpg

人物簡介:

,字季梁,浙江黃巖人,1888年出生于福建閩侯縣,化學史家和分析化學家。曾任國立中央研究院化學研究所所長,四川大學、浙江大學教授。1952年全國高等學校院系調整后,任浙江師范學院、杭州大學教授,是全國政協二、三、四屆委員,政協浙江省二、三屆委員會副主席,九三學社杭州分社三屆委員會副主委。1966年去世。

 

導語:

真正的學者,思想家,科學家,沒有一個不希望中國急起直追,去利用文明新利器——科學,來解決她自身的困難。——王

 

1992年8月,中國科學技術史國際學術研討會在杭州隆重舉行。受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中國科學技術史》作者李約瑟的委托,劍橋大學教授何丙郁專門在致詞中對三位已故中國教授予以了充分肯定,其中之一便是先生。此時,距他辭世已有二十余年了。斯人已逝、幽思長存,了解他畢生追求“科學救國”的經歷,對于我們現階段探求“科學強國”之路是有深厚意義的。

從私塾中走出來的求知者

出生于風雨飄搖的晚清,跟那個時代的許多年輕人一樣,走科舉之路是唯一的選擇。動蕩混亂的時局帶給他的不僅是思想上的困惑,更有人生上的抉擇,是像父親那樣做個小官,一輩子宦海沉浮呢,還是勇于走出書齋,放眼世界。正當王迷茫之際,1907年的一天,幾位青年朋友登門拜訪,見他埋頭經史之中,不無譏諷地說:“這堆廢紙,讀它何用?不如統統燒掉,免得害人!”寥寥數語帶給王的是當頭棒喝,使他猛然意識到,歷史的潮流不可阻擋,只有科學才能救國。他毅然遠離家鄉,考進了北京京師譯學館學習英語。1909年,他考取了第一批庚子賠款赴美留學生,與梅貽琦等46位同學一道登上了赴美的輪船。由于數理化基礎太差,王未能直接上大學(升入大學的僅3人),被安排補習高中課程。所幸王倍加努力,終于闖過難關。1911年,王考入美國里海大學攻讀化學工程。他學習刻苦,注重理論聯系實際,利用假期深入化工廠車間一線,虛心向工人請教,獲益匪淺。

1916年,王畢業回國,并迅速在化學研究領域嶄露頭角,引起了蔡元培先生的注意,邀請他參與創建國立中央研究院,并擔任化學研究所的首任所長。上任后,親自組建了有機化學、分析化學等多個小組,并赴江蘇宜興作陶業調查研究,取得了豐碩的成果。成就面前,始終保持著清醒的頭腦,1934年,他再次跨出國門“充電”,進入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學習。在深入鉆研的基礎上,他撰寫論文首次解釋了鉑、金、銀在不同的電解質溶液中不同抗腐蝕能力的原因,受到校評試委員的一致好評,授予他科學碩士學位?!白龅嚼?,學到老”是王一生的座右銘,科研學習中的心得體會,他都記在日記里,數十年寒暑從不間斷,為我們留下了寶貴的科學財富。

化學研究教育領域的開拓者

自負笈求學于大洋彼岸起,王從事化學研究、教育的生涯長達半個多世紀,作出了開創性的貢獻,主要有三個方面:

一是開創了中國化學史研究的新方法。化學史是一門多科性的邊緣學科。它涉及工、農、醫、地質、物理、化學等諸多學科領域,還需要精通古文、歷史、地理等知識,并運用現代化學分析實驗等手段,才能順利進行研究。因此,當時很少有學者愿意涉足這一領域。王在認真研讀《齊民要術》等古文獻的基礎上,開創了將科學分析手段與古文獻考證相結合的新方法,先進行實驗分析,測定大量數據,而后又與歷史記載、文獻考據結合起來比較研究,最終得出準確可靠的結論。比如中國古代的五銖錢,有漢五銖、隋五銖等多種,時間跨度七八百年,如單憑重量、外形、篆法來考究,很難正確判斷五銖錢的年代。1923年,王發表了《五銖錢化學成分及古代應用鉛、錫、鋅、躐考》一文,他獨辟蹊徑,先測定各朝代五銖錢合金中的化學成分,再結合外觀、重量等直觀因素分析,從而正確判斷出了五銖錢生產使用的確切年代,這一成果震動了當時全國知識界。

二是開創了中國近代的分析化學。早在20世紀20年代,王就發表過以銅合金的系統精確分析為依據的系列研究論文。他注重學以致用,充分運用化學分析的方法為祖國建設服務。1925年,王對江蘇鳳凰山鐵礦的化學成分進行了分析。詳細分析了其中不溶物的含量,為合理利用資源提供了可靠的依據。1927年,他用的方法,對南京水源進行了化學分析,并提出了研究報告——《南京之飲水問題》,這是我國最早的有關水質分析的研究報告。他還結合浙江黃鐵礦資料作過“關于浙江黃鐵礦的主要成分及其含鐵量以及黃鐵礦系統分析方法”的研究和“均相沉淀”的研究,為浙江省黃鐵礦的開采利用提供了科學依據。

   三是培養了大批化學人才。1916年,學成歸來即執掌起了教鞭,先后在湖南工業專門學校、國立南京高等師范學校(國立東南大學)等校任教,并在浙江高等工業學?;I建了我國第一個化學工程系。1936年,王第二次留學回國,先后任教于四川大學、浙江大學。1937年,他隨浙大西遷,一路上歷盡艱辛,始終堅守崗位。有段時期,化學系主任因事離開,竺可楨校長請他暫代主任。他毫不猶豫地挑起了重擔;又有一段時期,化學系請不到物理化學老師,竺校長請他代課。雖然他沒有教過這門課,還是毫無二話承接下來,一盞油燈伴他備課至深夜,令人感動不已。在數十年的任教生涯中,開設了多門新課,每門都自編講義,具有鮮明的特色。新中國成立后,他受教育部的委托,還編寫了數十萬字的高校教學用書《分析化學》。學風篤實,教學認真,邏輯清晰,循序漸進,為國家培養了大批化學人才,深受學生的尊敬。

科學精神的終身追尋者

1915年,趙元任等在美國發起成立了“中國科學社”,王是積極的響應者。“中國科學社”是中國近代科學史上最早和影響最大的科學社團,在一定程度上,它還成為了以“德先生”和“賽先生”為旗幟的新文化運動的先導。中國科學社遷回國內后,王擔任了《科學》雜志的董事和編輯部主任。他嚴謹務實,除了要組稿外,當資金缺乏時,還要募集資助。華中科技大學原校長、中國科學社成員查謙回憶說,“大家當時都很尊敬王先生,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當年組織中國科學社、辦《科學》雜志,全是盡義務,開會都是利用晚上的業余時間,他對工作非常認真負責。”更難能可貴的是,王雖是“德先生”和“賽先生”的堅定追尋者,但他并不像新文化運動的某些激進派那樣把科學當成反傳統的武器,而是將科學和傳統很好地融合在一起,博采東西文化之精華,這突出反映在他所負責的《科學》雜志的理性文風上,與同時期的《新青年》反傳統的激烈言辭形成鮮明的對照。

在《科學》雜志的發刊詞中寫到:“科學家和發明家,要使人欽仰,不但靠他科學上的貢獻,也在乎人格的偉大?!?/span>他曾收到過一位雜貨鋪小青年有關初等數學的來稿,對于這種不夠發表條件的稿件,王并沒有一退了之,而是鄭重其事地轉到清華大學數學家熊慶來手中。此后,這位小青年一連寄來好幾篇稿件,雖然只有一篇發表,但所有來稿都被王一一轉給了熊教授。小青年在熊教授的悉心培養下迅速成長為我國著名數學家,他就是數學大師華羅庚。因此,有人說,琎才是發現“數學千里馬”的“第一伯樂”!

除了中國科學社的工作之外,王還熱心于其他社團工作。1932年中國化學會正式成立,他被推選為臨時主席。此后,他還擔任過中國化學會上海分會、浙江分會理事長等職,為振興民族化學工業作出了積極的貢獻。

赤膽忠心的愛國者

的大半生在中國近代最為動蕩、苦難的時期度過。他曾赴漢口參觀工廠,僅僅因為在碼頭上誤走了一條所謂“洋人專用”的道路,就遭到了巡捕的痛打?!盀槭裁粗袊说牡胤街袊瞬荒茏撸??”滿腔的悲憤化了若干年后“一·二八”淞滬抗戰時的行動,都說“書生報國無他物,唯有手中筆如刀”,王卻是放下筆去研制烈性炸藥,可惜最終因引爆過早,未能傷及日艦??箲鸷笃冢ㄘ浥蛎泧乐?,很多人搶購黃金銀元以求保值。有人勸王也這樣做,卻被他嚴詞拒絕。他說:“抗戰應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我既不能上前線殺敵,還要在后方擾亂金融么?”從動蕩苦難歷史中一路走來的王,在感受到了新中國翻天覆地的變化之后,深深為國家、民族重獲新生而感到由衷的高興。他本人兩度留洋,對國外優越的條件沒有半分留戀,學成即回國。不僅他自己回來了,他還寫信動員在美國的兒子王啟東、女兒王寶琳、女婿林秉南回國效力。王的愛國精神深深影響了家人。他的長子王秉忱謝絕隨單位遷香港的安排,解放后擔任了中南建筑設計院副總建筑師;次女王寶琳是北京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教授;兒子王啟東曾任浙江大學副校長、浙江省科協主席;女婿林秉南是中國科學院院士,他們都為祖國經濟社會的建設與發展作出了貢獻。

1964年國慶前夕,王在《杭州社訊》頭版發表了題為《七十年的回憶,新和舊的對比》的文章,介紹了新舊社會的巨大差異,號召大家積極投身經濟社會建設,并附上詩歌一首:回首迷茫七十年,而今撥霧見晴天。衰年也似青年樂,建設聲中喜萬千。愛國之情,溢于言表。

 多黨合作事業的踐行者

因自己的畢生追求與九三學社“愛國、民主、科學”的優良傳統完全吻合。1956年9月,在唐愫,王承基的介紹下,年近70的王加入了九三學社。他在入社申請書中深刻剖析了自己的思想轉變歷程。他說:“我雖已是垂老之年,但‘老黃忠’的勁頭還是有的,我要跟共產黨走,追求科學進步,為社會主義建設多添一磚一瓦?!彼沁@樣說,也是這樣做的。入社后,王積極參加社組織活動,先后擔任過九三學社浙江省工作委員會委員、杭州分社第二屆委員會委員。1961年,王當選杭州分社第三屆委員會副主委。由于50年代反右派斗爭擴大化,當時許多社員情緒緊張,害怕暴露思想。為此,和領導班子成員一起做了大量的工作:一是堅持貫徹“和風細雨、自我教育”的方針,通過“神仙會”等方式,組織社員學習政治、改造世界觀,使大家逐漸敞開了心扉;二是貫徹“服務與改造相結合”的方針,通過舉辦崗位競賽、召開服務交流大會等方式,推動社員在本職崗位上作出更大的成績,更好地服務社會。在當時的領導班子中,70多歲的王是年紀最大的(其他同志均在60歲左右),但他從沒有因為身體衰老就放松對自己的要求,認認真真參加每一次的組織活動,兢兢業業完成社組織交辦的每一項任務,贏得了大家的尊重。此外,還通過自己擔任全國政協委員、浙江省政協副主席的身份,積極參加社會活動,如聲援古巴人民反對美帝國主義軍事挑釁;就我空軍擊落美制國民黨U-2間諜飛機發表講話等,他熱情洋溢發言的場面,給許多同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政治上積極追求進步,也充分影響到了他的家人,兒子王秉忱、女兒王寶琳是九三學社社員、兒子王啟東是民盟浙江省委主委,女婿林秉南是中共黨員,他們都為我國民主政治事業建設作出了應有的貢獻。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span>、追求“科學救國”之路始于1909年考取第一批庚子賠款赴美留學生。當年的47位留美生,在努力學習西方先進科學技術的同時,也在認真思考著如何挽救國家民族于危難之中。學成后他們全部歸國。習近平在主編《科學與愛國——嚴復思想新探》時指出——“時至今日,嚴復的科學與愛國思想仍不過時?!敝档靡惶岬氖?,這47位留美生中就有嚴復之侄嚴家騶。時光荏苒,當年積貧積弱中華民族早已直起了“腰板”,我們更多地是要思考該如何賦予“科學精神”以新的時代價值,變“科學救國”為“科學強國”,以此來應對目前遇到的各種問題,如科技封鎖與訛詐等,這才是我們在紀念王先生的最大目的和意義之所在。

 

(陸靖基整理)

 

參考資料:

1.《浙江九三學社人物專輯》

2.我的祖父王—新文化運動時期科學家的文明夢(王天駿)

3.王教授誕辰一百周年紀念(政協浙江省委員會)

4.黃巖文史資料

 


新疆35选7基本走势图-大星彩 如何打好广东麻将 彩票山东十一运夺金 广西快3人工计划网页 二分时时彩走势图 手机百赢棋牌游戏 湖南麻将手机版下载 白城52麻将手机版下载 1000炮金蟾捕鱼游戏机下载 北京体彩11选五5开奖结果 广东36选7好彩3玩法 今天深圳风釆开奖结果 体彩湖南幸运赛车 亦乐贵州捉鸡麻将下 山西11选五遗漏查询 甘肃快三开始销售时间 北京赛车计划网页